上海市科技期刊协会
  学会动态 >>
更多

  学会通知 >>
更多

 

学术期刊编辑的修养:心正 心明 心静

[ 发布日期: 2017-03-13 ] [ 浏览次数: 118 ]

  学术期刊是现代科学研究成果表现的重要载体,它传播前沿性科技知识、发明创造,弘扬先进的学术思想、学术观点,传承辉煌灿烂的精神文明、社会价值。优秀的学术期刊是一门或多门学科的一面旗帜,其风格、定位对一个或多个学科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。学术期刊的地位离不开科学工作者所创造的科研成果的贡献和价值,同样也离不开期刊编辑不可或缺的劳动。在期刊园林中,编辑是园丁、是辛勤的耕耘者;在历史的长河中,编辑是人类不朽文化的传播者、优秀成就的推介者;编辑也是普通的劳动者、是有技艺的工匠。同一切平凡的劳动者一样,编辑的工作可彰显劳动的荣光,再现创造的价值。平凡的工作可见高尚,高尚的职业需要良好的修养。一个编辑要成就事业、实现理想,成为大编辑、名编辑,就需要心正、心明、心静,练就过硬的本领,得成良好的修养。

  心正,要求的是编辑的品行和操守。学术期刊编辑的劳动对象是学术论文、学者的研究成果。编辑工作是生产活动,更多体现的是对产品的再加工,这是科研活动的延续,是科学家的成果走向市场、走向社会、应用于实践、为人类服务的必要环节。没有期刊的推介,没有编辑对科研成果的再加工,科学工作者的劳动成果就难以为社会所认识、所接受。因此,如科学家一样,编辑的工作仍然具有创造人类文明、推动社会进步的历史韵味。科学研究需要科学精神,编辑工作也需要科学精神;科学研究需要道德准则,编辑工作同样需要道德准则。心正就是对编辑的道德要求。“正”是一种公道,编辑的眼里只应有文章或成果,而不应有作者的背景;心里有的应是文章的价值、文章的贡献、文章可能产生的影响,而不应是文章作者的身份、地位和名气;在编辑眼里,好的文章如珠如玉、如同家珍,要想方设法及时地推出。“正”是一种出乎灵魂深处的做人准则,不卑不亢、不矜不伐,有劳动者的尊严、工匠人的体面。“正”也是一种处事的态度,忠诚自己的职业,爱护自己的声誉,实现自己的价值。

  一项成果的面世、一篇文章的发表,编辑是最后的一道把关口,必须有百倍的谨慎、千倍的小心,一丝一毫的差错和讹谬,都是对科学的亏欠、对文化的轻慢,都可能贻害无穷。因而,“正”也要求编辑有强烈的荣誉感和使命感,把期刊的荣誉视作个人的荣誉,心系期刊、心想文章。自己编辑的文章被转载了,产生了反响,发挥了作用,与作者有同样的喜悦、同样的兴奋;期刊的名声大了、影响力强了,能感觉到自己的奉献、自己的付出,能分享同样的荣耀。“正”也要求编辑具有敬畏心和责任心,对科学的敬畏、对文化的敬畏、对历史的敬畏,对自己职业的责任、对作者的责任、对读者的责任。“正”是一种怀质抱真的品格,“正”是一种天高地阔的境界。

  心明,要求的是编辑的悟性和慧根。与从事科学研究一样,编辑工作也是需要天性禀赋的。人类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创造过程充分表明,伟大的成就需要伟大的实践,也需要伟大的人物,一切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的元素,不论其出自何处,成于何种形态,最终都是依靠人类的天赋,源自人的本原。没有天生的秀质灵气,难以做好编辑工作。“明”要求编辑明晓世理、长于理解、善于领会,会鉴赏美文佳作、发现真理、以小见大,也能精于思考雕琢、于细微处看出问题、提出质疑;能保持独到见解、形成独立判断,也能虚心纳言、听取作者意见、接纳作者观点。“明”要求编辑具备过硬的专业技术,擅长文字加工,工于提炼观点,善于总结思想,有点石成金、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。“明”也要求编辑对自己的工作有准确的定位,对自己的职责有清楚的认识:编辑工作是对科研成果的再加工、是对学术论文的修饰润色,编辑活动不能过度,不能越界,不能替代研究活动;编辑不能代替作者,编辑的个人观点、主观意志也不能完全渗入所编辑的文章,更不能取代作者的思想观点;编辑的笔上之功应该是锦上添花、画龙点晴,而不是越俎代庖、大包大揽。一切编辑活动当以不改变原作品的主题和核心思想为根本出发点,这应当是学术期刊编辑当明晓和要遵守的重要准则。

  “明”是编辑的天赋、是编辑的慧根。优秀的编辑慧心巧思、耳通目达,在自由开放的学术氛围和编辑实践中,能激发灵感,建立好的命题、构思好的意境、产生好的创意、推出好的策划;能顺应时代发展要求,投身鲜活社会实践,探究社会热点难点,挖掘立意高远、观点鲜明、针对性强、意义重大的选题,推介学术水平高、应用前景好的研究成果。对编辑而言,“明”是不偏走极端、不刚愎自用、不固执刻板、不僵化自恋;“明”是敏而好学、锦心绣肠、善解人意、活跃开放;“明”是眼界开阔、有思想、有见地、有想法,是思考者也是行动者。

  心静,要求的是编辑的性格和心性。编辑工作离不了的是文字、标点、数字、符号,绕不开的是字母、公式、图形、表格,需要遵循的是各类标准、准则、规范。多如繁星的文字和符号,使得编辑工作成为苦差累活,也使其成为最易出差错的行当。编辑过程中,差错可能发生在任何可能出现或者不可能出现的环节,也可能发生在容易出现或者不应该出现的位置;差错可能是形式上的,也可能是内容上的;疏忽大意可能出错,百般小心仍可能出错;差错五花八门、无奇不有;差错无孔不入,防不胜防;差错令编辑工作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;差错常常令编辑懊恼悔恨、郁闷憋气,也常常使编辑贻羞受责、饮恨衔冤。编辑工作容不得一丝的疏忽,来不得半点的马虎。因此,做好一个编辑必须静得下心、沉得住气,没有这般心性是难以做好编辑的。

  一个编辑编好一篇或多篇文章并不难,一次或多次不出差错并不难,难的是一以贯之地保持编辑的高水平、高质量,难的是长久不出错或少出错。编辑过程中永远潜在舛误、永远可能出现偏差,编辑活动不止,防错纠错就丝毫不能懈怠。办刊的路上,编辑人时时刻刻都要小心翼翼、警钟长鸣;时时刻刻都要有饱满的工作热情、严格的科学态度、愉悦平和的心态;能忍得住寂寞、守得了清贫,能心无旁骛、意无杂念。这是一个编辑百丈竿头的目标,也是一个编辑止于至善的追求。

  编辑是普通的劳动者,是一名工匠,干普普通通的工作,做平平凡凡的事情,需要谦卑但不能失尊严,执着而不应忘本分。一个编辑可能终生难以做出辉煌的成就、伟大的事业,但可以持守宁静、坚持信仰、敬畏规矩、严守标准,在针针尖尖、分分秒秒、圈圈点点、写写画画中绽放劳动者的光荣,彰显平凡人的高尚,见证编辑人的价值,实现办刊人的梦想。

  现代社会呼唤大编辑、名编辑,呼唤优秀的编辑。一个优秀的编辑、一个名编辑,既要心正、心明、心静,又需心智、心力、眼力;既有执着专注、精益求精、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,又有“品鉴师”、“裁剪师”、“园艺师”的真功夫;既有敢于担当、理性无私的怀疑精神,又有尊重科学、崇尚真理的工作态度;既有保持特质、坚持个性的独立处事风格,又有心静气顺、谅人容人的团队合作精神;既有心灵手巧、挑花绣朵、做得嫁衣的能力,又有工于思索、钻研学问、激扬文字的本事。

  认识决定情感,情感决定态度,态度决定行为,行为决定结果。一个编辑只有将自己职业的认识升华为是在为荣誉而工作,为人类文明的荣誉、期刊的荣誉、劳动者的荣誉,自己是在做美工,是在做一尊文化雕塑,才会对编辑职业产生情感,才会像维护自己的声誉一样维护期刊的声誉。有了这种情感,心中就会有灵气、有美感,就会有自然、有本色,有韵味、有感悟,就会成为追求至善至美的文化匠人。这是编辑者的超世脱俗,是编辑人的灵魂圣坛。

    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-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:李金华

  
更多精彩,请扫描二维码,关注上海市科技期刊学会微信(shskjqkxh)
请使用 IE 6.0 或以上版本访问
版权所有 2012  上海市科技期刊学会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
地址:上海市淮海中路1634(200031) E-mail:gull@stcsm.gov.cn
沪ICP备05015387